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医疗事故

解读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五十八条——过错推定原则


 

【第五十八条】患者有损害,因下列情形之一的,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:

(一)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、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;

(二)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;

(三)伪造、纂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。

总结裁判实践经验,本条明文规定,凡具备本列举的三种情形之一时,应当“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”。这种推定过错在诉讼中实际上体现为举证责任的倒置,但它与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》第4条第1款第8项规定的举证责任倒置有很大的不同。

相比《证据规定》,《侵权责任法》改变了举证责任倒置的规则,加大了患者的举证义务。

也就是说,原来的规定是从医疗损害直接推定医疗机构的过错,而从现在的规定来看,患者一方不仅要证明存在医疗损害,还要证明医疗机构存在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、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等三种情形之一,才能推定医疗机构的过错,虽然过错的推定依然适用举证责任倒置,但这仅仅是一定程度上的有条件的过错推定。基于此,对于《侵权责任法》第58条的适用,还需要注意以下问题。

1、根据本条规定,有法定三种情形之一的,推定医务人员有过错。因此,首先需要证明该三种情形之一的存在,才可以推定过错的存在。在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中,法院首先需要查明是否存在上述三种情形,当这些情形能够被证实后,过错的推定自然是非常容易的事。

2、根据本条第2项规定,医疗机构在诉讼中必须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,否则将被推定过错的存在。因此,在《侵权责任法》生效之后,医疗机构在诉讼中必须主动向法院提供完整的病历,以避免对其产生不利的后果。

3、根据本条第3项规定,医疗机构不得伪造、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。那么,在诉讼中,如果双方当事人就医学文书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发生争议,比如就病历中记载的事项及签名的真实性发生争议。此时,除非属于显而易见的情况,否则,法官一般需要借助鉴定来判断真伪。

同样,由于本条第1项的规定,双方当事人在诉讼中可能会就病历资料的内容发生争议,即根据病历的记载来判定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、规章、诊疗规范的情况。同样,除非特别明显的情况,否则,法官也需要委托鉴定来解决问题。那么,需要研究的是鉴定程序的启动问题。

我们认为,与《侵权责任法》第54条规定的一般医疗损害归责原则不同。如果法官认为,患方已尽到初步举证义务,证明医疗机构存在上述三种情形,从而推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。医疗机构提出抗辩,认为推定不成立,则举证责任发生转移,应当由医疗机构申请鉴定,而不是象第54条规定的一般医疗损害归责原则,由患方申请鉴定

4、关于鉴定不能的后果。同样,与《侵权责任法》第54条规定的一般医疗损害归责原则不同。上述三种可以推定过错情形下,如果医疗鉴定无法得出医疗机构是否有过错的结论,依据《证据规定》,应当由承担举证义务的医疗机构一方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,而不是象《侵权责任法》第54条那样由患者一方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。原因是,在上述三种推定过错的情形下,医疗机构负有举证证明不存在过错的义务。

 

 


在线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QQ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